1300万元融资款债务该由夫妻共同偿还吗?

原告华泰证券公司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

1.判令确认南京市建邺区人民法院作出的(2018)苏0105民初4059号民事调解书中郑国胜对华泰证券公司所负的债务系夫妻共同债务,由被告邓华与郑国胜向邓华共同承担清偿责任;

2.本案的诉讼费由被告邓华承担。事实与理由:2017年12月,华泰证券公司与案外人郑国胜签订《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业务协议》、《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协议书(两方)–初始交易》,开展股票质押式回购的初始交易,约定郑国胜将其持有的千山药机(证券代码:300216)股票质押给华泰证券公司,华泰证券公司向郑国胜提供人民币1300万元的融资金额,初始交易日为2017年12月21日,购回交易日为2018年12月21日,年利率为6.1%,郑国胜应于购回交易日返还资金并支付利息。

合同签订后,郑国胜合计质押了2470200股标的的证券。交易期内,郑国胜在交易项下的履约保障比例低于平仓线但未依约追保,构成违约。根据协议约定,郑国胜应当于2018年2月7日前向华泰证券公司偿还股票回购价款本金1300万元、利息104284.93元,逾期未付的,应当以未还本金为基数,按照每日万分之五的标准支付违约金。因郑国胜未按照协议约定偿还款项,华泰证券公司以郑国胜为被告向南京市建邺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在诉讼过程中,双方达成调解,法院作出(2018)苏0105民初4059号民事调解书。

因郑国胜未按照民事调解书履行,华泰证券公司向南京市建邺区人民法院提起强制执行,案号为(2019)苏0105执1257号,但截至目前,郑国胜名下已无可有效执行的财产,其对华泰证券公司的债务未能全部清偿。在郑国胜与华泰证券公司开展质押式回购交易时,郑国胜与邓华系夫妻关系,邓华也向华泰证券公司出具了《配偶声明书》,明确同意郑国胜以其持有的标的证券参与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

邓华充分行使了其作为配偶的知情权、同意权和决定权,作出了该债务属于夫妻共同债务的意思表示,故郑国胜对华泰证券公司所负的债务属于夫妻共同债务,邓华应当与郑国胜向华泰证券公司共同承担清偿责任。

被告辩称

被告邓华未出庭应诉,亦未提交书面答辩意见。

本院查明

经审理查明,2001年8月27日,邓华与案外人郑国胜登记结婚。

2017年12月15日,邓华签署了一份《配偶声明书》并提交给了华泰证券公司,声明书载明:郑国胜,身份证号码4329301969××××××××,与我为夫妻关系。现我的配偶计划将所持有的千山药机股票(股票代码为300216)合计201万股在华泰证券公司参与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本人已知晓并同意。在质押期间,发生的补偿质押、红股、红利一并质押等权利行为,本人同意按照《华泰证券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业务协议》办理,特此声明。

2017年12月20日,郑国胜(甲方、投资者)与华泰证券公司(乙方)签订《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业务协议》,协议对专有名词术语作了解释并介绍了双方的权利义务、一般业务规则,对委托与申报、初始交易与购回交易、清算交收与质押登记、权益事件处理、履约保障措施、违约处置等内容作了约定。

相关具体内容有: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是指符合条件的资金融入方以所持有的股票或其他证券质押,向符合条件的融出方融入资金,并约定在未来返还资金、解除质押的交易;

甲方在购回交易到期时未购回且未申请延期购回的、甲方履约保证比达到或低于平仓线,甲方未提前购回且未按约定采取补充质押等履约保证措施的等违约情形,乙方有权对标的证券进行违约处置并及时通知甲方,同时乙方有权于违约日起按初始交易金额的万分之五计罚甲方违约金,按日累计直至双方消除了违约事项。

2017年12月21日,郑国胜(甲方)与华泰证券公司(乙方)签订《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业务协议书(两方)——初始交易》,约定郑国胜将其持有的千山药机(证券代码:300216)股票质押给华泰证券公司,华泰证券公司向郑国胜提供人民币13000000元的融资金额,初始交易日为2017年12月21日,购回交易日为2018年12月21日,年利率为6.1%,违约金比率为每日0.05%,购回交易金额为13793000元。

2017年12月22日,华泰证券公司向郑国胜账户划转了融资款12997990元。

2018年5月24日,华泰证券公司以郑国胜为被告就证券回购合同纠纷一案向本院提起诉讼。在诉讼过程中,双方达成调解,2019年3月13日,南京市建邺区人民法院作出(2018)苏0105民初4059号民事调解书。

上述事实,有结婚证、配偶声明书、《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业务协议》、《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业务协议书(两方)——初始交易》、资金划转记录、民事调解书及当事人的陈述等证据在卷佐证。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夫妻一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以个人名义超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负的债务,债权人以属于夫妻共同债务为由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但债权人能够证明该债务基于夫妻双方共同意思表示的除外。华泰证券公司提交的《配偶声明书》可以证明邓华作为案外人郑国胜的妻子,对郑国胜与华泰证券公司在《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业务协议》中进行的股权质押回购交易已知晓并同意,对该债务应认定为邓华与郑国胜的夫妻共同债务。

故对于华泰证券公司主张南京市建邺区人民法院作出的(2018)苏0105民初4059号民事调解书中载明的债务系邓华与郑国胜的夫妻共同债务,邓华与郑国胜共同承担清偿责任的诉讼请求,本院予以支持。

综上,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夫妻债务纠纷案件适用法律有关问题的解释》第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二条、第一百四十四条、第一百五十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本案裁判结果

一、确认南京市建邺区人民法院作出的(2018)苏0105民初4059号民事调解书中载明的债务系被告邓华与案外人郑国胜的夫妻共同债务。

二、被告邓华与案外人郑国胜对南京市建邺区人民法院作出的(2018)苏0105民初4059号民事调解书中载明的债务共同承担清偿责任。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受理费100426元、诉讼保全费5000元,合计105426,由被告邓华负担(被告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向本院缴纳)。本案公告费600元,由被告邓华负担(该款原告已预交,由被告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向原告支付)。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江苏省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同时根据《诉讼费交纳办法》的有关规定,向该院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