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000元货款纠纷,该不该由夫妻共同承担

原告诉称

原告刘某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确认宁某某所欠原告49000元货款为被告应承担的夫妻共同债务,由被告承担共同偿还责任。

被告辩称

被告邹某口头辩称:

1、原告所述不实。原告在起诉状上称我在微信朋友圈出售体温枪,事实上是被告主动要我帮她购买体温枪的,我只是代理;

2、2020年2月9日返还给原告的30000元钱是她人所为,不是被告返还的;

3、57000元是夫妻共同债务。

本院查明

经审理查明:被告邹某与宁某某系夫妻关系,两人于2014年6月13日登记结婚。2020年2月9日,原告刘某与被告邹某通过微信沟通后达成口头协议:原告向被告购买300把体温枪,每把价格290元,原告一次性付清价款,被告于2月10日通过快递将体温枪交付给原告。

当日,原告即以微信转账的方式付款17000元给被告,并按被告的指示分两次将70000元货款转账至被告之夫宁某某的银行账户。由于被告未能交付体温枪,原告遂要求被告退款。在收到退回的30000元货款后,原告与被告之夫宁某某对余款57000元于2020年4月23日达成还款协议:

一、宁某某拖欠刘某货款共计57000元,宁某某于2020年5月31日前支付刘某货款33000元,余款24000元于2020年7月31日前付清;

二、双方无其他争议。”并申请本院予以确认。本院于当日做出(2020)湘0503民特32号民事裁定书,裁定“申请人刘某与宁某某于2020年4月23日经调解达成的调解协议有效。

另查明:2020年6月18日,被告邹某通过微信转账5000元给原告刘某。次日,被告邹某再次通过微信转账3000元给原告刘某。

以上事实,有当事人的陈述、微信聊天记录及转账记录截图、银行转账凭证、本院(2020)湘0503民特32号民事裁定书等证据在卷佐证,足以认定。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2020年4月23日,原告刘某与宁某某一致确认:宁某某拖欠刘某货款57000元,且双方于当日对欠款达成了还款协议。本案原告基于基础的买卖合同关系向本院提起确认夫妻共同债务之诉。确认夫妻共同债务应当依据婚姻法及相关司法解释的规定进行审核。在案件审理过程中,原、被告确认了2020年2月9日关于体温枪买卖的口头协议,是原、被告经过协商后达成的,加之2020年4月23日的还款协议达成之后,被告邹某主动向原告刘某清偿了8000元货款,被告以其实际行为表明其知晓并亲自参与体温枪的买卖活动。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夫妻债务纠纷案件适用法律有关问题的解释》第三条“夫妻一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以个人名义超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负的债务,债权人以属于夫妻共同债务为由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但债权人能够证明该债务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共同生产经营或者基于夫妻双方共同意思表示的除外。”的规定,宁某某拖欠刘某货款49000元(57000元-8000元),系宁某某与被告邹某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共同生产经营所欠的债务,属于夫妻共同债务,故被告的诉讼请求有理,本院予以支持。

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十条第一款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夫妻债务纠纷案件适用法律有关问题的解释》第三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确认宁某某所欠原告刘某债务49000元为宁某某与被告邹某夫妻关系存续期间的共同债务,被告邹某应当共同偿还。

案件受理费513元,由被告邹某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湖南省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有的债务人,当讨债服务人员向其讲明其应及时还款的相关情况和道理后,他们很快就明白及时想办法还款才是正道,及时把自己的欠款还了。
遗憾的是,这样的人在当今不少人将所谓“厚黑学”当教条,为点点蝇头小利大动干戈,有的甚至借钱、欠钱不不拒还长期拖欠做“老赖”,乐于自私自利、损害他人、争强好胜的社会里为数不多、少之又少,而社会与文明时代却需要和呼唤更多这样的人。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